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周迦】爱情魔药 - 上

·给 @少少少少 的粮性循环

·傻白甜

·双向暗恋设定

·爱情魔药的设定一半来自HP一半来自私设

·今天迦勒底轮到谁背锅系列(并没有这个系列

 


达芬奇的工房里总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道具,上到悬挂在房梁上她亲手制作的飞行器械,下到收集来的瓶瓶罐罐,里头装满各色的神秘药剂,整整齐齐垒了一柜子,看上去声势浩大,非常吓人。

千万要小心,要是打翻了什么,说不定会产生可怕的后果。每一次有谁进入工房,达芬奇都会这么告诫道。

杰克现在正攀在架子上,踩着一叠厚厚的书籍踮起脚,伸长瘦弱的胳膊,努力往最高层一瓶泛着可疑红光的深紫色药剂够过去。童谣扒着门框,探头张望着两侧的走廊,时不时紧张地回头看一眼,摆明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还没有找到吗,杰克?”

“马上、就……”细小的手指奋力前伸,一抓,药剂瓶子就这样落入她的手中,“拿到了!”杰克跳下来,将自己宽大的黑色斗篷抖开,药剂瓶被严实地包裹起来。她捧着这个小小的包裹,和童谣一起向迦勒底的餐厅跑去。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迦勒底有几对众所周知的关系极差的从者,比如两位发明家,比如某位源姓从者和喜爱喝酒的妖怪,比如来自印度的枪兵和弓兵。有时候他们甚至会逼得御主不得不举起右手作势要用令咒强制命令他们才肯放下拿着武器的手。

或许是出于小孩子对于毛绒绒的事物的喜爱,杰克意外地亲近温柔寡言的迦尔纳,喜欢扒拉着他身后漂浮的那团红色羽毛把自己埋进去,只露出一只脑袋或者两只脚丫子,偶尔会吓到路过的工作人员。

于是阿周那几个月如一日针对迦尔纳的行为,令杰克不开心起来。前几天他们两位又一次差点在走廊里打起来之后,杰克拉着童谣,两个小丫头对照童话书翻看了很久,决定从达芬奇的工房里偷一瓶恶作剧的药剂用在阿周那身上,大概会是痒痒粉、昏睡剂、胡言乱语药水之类的东西。

 

迦勒底的员工餐厅这会儿已经没什么人了。阿周那坐在位子里,认真地食用面前餐盘里的咖喱。从者并不需要进食,虽然很多从者都会为了让自己更像一个活着的人而选择进食和睡眠,但他其实是——虽然本人一点都不想承认——偶尔会被勾起对食物的向往,被某个……几乎快要成为美食博主的枪兵。

童谣神色匆匆地跑进餐厅,两条细长的麻花辫随着她的步伐在身后一跳一跳,经过阿周那背后时她脚下一滑,伴随着一声惊呼摔倒在地上。

“小心。”阿周那回过身,将她扶起来。

童谣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对他,同时也对他后背正在往咖喱里倾倒药剂的杰克,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杰克将倒空的药瓶收回怀里,赶在阿周那回过头之前跳下餐桌,依靠着气息遮断的帮助毫无声息地离开了餐厅。

阿周那目送着童谣以一种雀跃的步伐跑出去,回头继续解决自己的咖喱。迦尔纳几周前和豹人去修复了位于现代日本的一个小型特异点,回来之后对于那边的咖喱猪排饭表达了赞美,几句话引起了御主对于家乡的思念,迦勒底员工餐厅于是也开始供应日式的咖喱猪排饭。阿周那今天特意避开了人头攒动的饭点,挑了这个安静的时间过来尝试这款迦尔纳口中“非常好吃”的食物。猪肉包裹在面包糠中,被炸得金黄酥脆,一口咬下去舌尖还可以尝到鲜美的肉汁,咖喱里带着隐隐的甜味,煮透的土豆和胡萝卜几乎入口即化,搭配上米饭,阿周那不得不承认,这确实很好吃。

他将空了的餐盘放上清洁的传送带,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金属的盔甲摩擦着,迦尔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阿周那,御主说有事情要找你。”

他猛地回头,张口的时候却看着面前的迦尔纳,突然忘记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迦尔纳的脸。银白色的头发虽然蓬乱但一定有极好的手感,皮肤苍白却由内而外散发着阳光般温暖的热度,嘴唇的弧度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想要用手指感受的冲动。他的声音悦耳动听,青绿色的眼睛仿佛可以直直地看透人的心理,黄金甲令他笼罩在淡淡的金色光辉中,以往看来过于瘦弱的身材,现在却发现可以轻松将他环抱进怀中。

“阿周那?”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迦尔纳疑惑地上前一步。

“我xi……”阿周那突然抬手捂住嘴,堵住还未说出口的声音。他难以置信地咬着舌头,随着迦尔纳的逼近急匆匆转过身,神情慌张地朝着另一侧的走廊落荒而逃了。

 

最先察觉到迦勒底有哪里不对劲的人是御主。马修被御主悄悄地拉到角落,避开了在场的所有从者。

“我最近经常感觉被人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尤其是在给迦尔纳安排收集种火的任务时,背后总会有灼热的视线,像是有人在暗中观察。可是当我回头的时候,却只能看到阿周那在擦他的弓……”御主压低声音说到这里,想起了传说故事里的情节,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马修思考了一会,诚恳地回答道:“我想阿周那先生一定是希望前辈能够早日成为更加强大的御主。安心,然后努力训练吧,前辈。”

“是这样的吗?”

“一定是的。”

第二个感觉到怪异的人是迦尔纳。

几天下来,他发觉阿周那似乎是在有意识地躲避自己。即使偶尔在走廊中碰上,也没有以前针锋相对的气势,自己打个招呼的功夫就会看到他的耳朵尖泛起可疑的红色,一言不发就飞快地逃跑了。

迦尔纳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减少两人之间不必要的争执,想必对于御主和迦勒底都是一件好事。银发的枪兵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就将这件事忽略过去。

接下来,轮番和阿周那组队进入修炼场的弓兵们也意识到了什么。一众弓兵偷偷摸摸地聚在休息室里,交头接耳,最终达成共识,认定阿周那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月神信誓旦旦地说他是陷入了爱河,俄里翁抱怨说你又不是爱神你怎么就……话还没说完就唔唔唔唔唔着被阿尔忒弥斯把脑袋按进了胸口。大卫叹息一声说不知道是哪位动人的女性把阿周那迷得这样神魂颠倒。众人于是互相对视一圈,不约而同地推举出在感情经历上最人畜无害的特斯拉去打探风声。

 

特斯拉有些尴尬地将阿周那约到自己的实验室,在背景里一片电流的噼啪声中给他递去一杯咖啡。“大家都觉得你这几天有点不一样。”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表现得这么明显吗?”阿周那低下头注视着杯中的咖啡,袅袅的热气升起来,将他的双眼笼罩在浅薄的水汽中。

特斯拉点点头:“确实非常明显。或许你可以和我们说说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他转身,假装正在研究自己的实验数据。

“我似乎……”阿周那将咖啡杯轻轻放到一边的小桌上,眉头微蹙,一副正在纠结言辞的样子,“可能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果然是这样啊。特斯拉在心里感叹,一边若无其事地引导他继续说下去:“那么,对方是怎样的人?”

“他是枪之从者。”阿周那突然站起身,在室内来回走动,身后的披风随着他的步伐飞扬,他语调昂扬,眼中洋溢起热切的光彩,“他的银发像是月光落到凡间凝结成形,看上去是清冷的,但如果用手指抚摸,想必一定是最柔软的触感;他的眼中盛满了星辰的光辉,哪怕只一眼都会让人不自觉地沉溺在其中;他的皮肤洁白而细腻,有着珍珠般动人的光泽;他在战斗中挥动起长枪时的姿态,宛如天鹅以优雅的弧度扬起脖颈——”

“阿周那……”特斯拉被他一连串的比喻和修饰给哽住了,努力试图说什么,却被另一人毫不犹豫地忽视了。

“——要我说的话,他就是神最完美的造物,承载着神所赐的光辉之貌。不仅如此,他还有一颗善良温柔的心灵,虽然平时话不多,可总是愿意为其他人奉献。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居然对他的美好毫无察觉。我真后悔我的迟钝,我该早一些明白自己的心意的。”

“……那你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然后呢?”

“我想要追求他,可是又担心这样子突然的行动会引起他的不快。”他脑中灵光一闪,大步往门口走去,“对了,我应该为他写一首诗。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特斯拉先生,谢谢你的咖啡。我现在想要去向莎士比亚先生请教一下诗歌的写作技巧。”

“不、不用谢……”特斯拉呆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有些恍惚地走向弓阶从者汇聚的休息室。

 

特斯拉推开休息室的门,立马迎上了众人殷切的目光。

“他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从者。”

不出意料的爆炸性消息还是引起了一片短暂的喧闹声,不知是谁飞快地从系统中调出了迦勒底从者的灵基一览表,不嫌乱地开始猜测起了那个让印度的英雄倾心的女性。

“那个人善良温柔。”

“那大概就可以排除掉不少人了。”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有着银色的头发。”

“也许是法国的那位可爱小姐?”

“还有洁白的皮肤,泛着珍珠般的光泽。”

“这样看来也不会是匈奴王。”

“她是最完美的造物,战斗时的姿态如天鹅引颈般优雅。”

“难道是天之衣……不可能不可能。”

“还是一位文静而舍己的枪兵。”

“莫非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系统面板中仅剩的那位女性的枪阶从者身上,“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吗?”

休息室里一下子弥漫开了诡异的沉默。

“话说回来,阿周那现在去哪了?”有人试图想要打破这死寂的宁静。

特斯拉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走的时候,说是要向莎士比亚请教怎么写情诗。”

又一次的,没有人说话了,沉默的气氛比刚才更为凝重,但大家的脸上不约而同地表达出了一个意思——我们弓兵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阿拉什很不自在地咳嗽一声:“可是布伦希尔德深爱的人是西格鲁德,这件事不是大家都知道吗。”他的眼神替他将没有说完的话补充下去——虽然现在西格鲁德并没有被召唤来迦勒底,可是做这样的事情是不好的。

“可是爱情的火花是不能被阻止的,对吧,达令。”月神勒紧了胸口的小熊布偶,无视他努力挣扎的小短手,带着天真的少女般的语气说道。

一直坐在沙发中沉默着没有参与进讨论中的莫里亚蒂将手里的书本一合,露出阴测测的微笑:“年轻人的爱情那么炽热,既然不能阻止,那就帮他一把怎么样。至少,同为弓之从者,我们应该为他创造一个表白的机会。”

有了共同的目标后,一番热闹的讨论下他们飞快地构建出了一个绝妙的计划。告白的地点被定在了迦勒底的室内花园,虚拟的天气系统为他们提供了晴天完美的蓝天白云,加上蔷薇花诱人的爱情芬芳,毫无疑问是这个雪山上的堡垒里最适合这样浪漫行为的地点了。到时他们会联合枪兵们给二人清出一块安静的空地——尤其是要阻止齐格弗里德的靠近——并且确保绝对不会有人在关键时刻闯入。

确立了计划执行的步骤后,一群人满意地散去。尤瑞艾莉抱着胳膊,仰头看着还未离去的老年绅士,似笑非笑:“明知道布伦希尔德绝对不会答应,还做出这样的教唆,真是恶劣的人。”

“您不也是一样吗,女神。既然同样身为恶人,就不要互相推诿了。”莫里亚蒂微笑着轻推眼镜,“能够看到年轻人为了爱情倾注热血,难道不是一件非常有趣又美妙的事情?”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弓兵们和枪兵们联合起来,在保证着两位当事人的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热火朝天地做起了告白的准备。斯忒诺听尤瑞艾莉解释了详情后带着坏笑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动。以斯卡哈为首的一些从者秉持着中立的态度,看着他们折腾。宅在自己房里打游戏的英雄王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连视线都懒得从屏幕上移开,只从王之财宝中取出一只酒瓶扔给恩奇都,称这是自己给那两位的礼物。恩奇都打开瓶塞嗅了嗅,二话不说就将它重新扔回王之财宝里,并把吉尔伽美什拖去修炼场好好大战了三天三夜。御主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愣了愣,低头琢磨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随即就被突然出现的小型特异点警报给牵走了注意力,只是点点头说自己知道了就跑着赶去了控制室。而一无所知的齐格弗里德,最近突然频繁地收获同情的眼神,甚至在修炼场对战时,对面的弓兵们似乎都对他格外地留情,令他感到分外的茫然。

迦尔纳在前往收集火种的路上突然被伊丽莎白告知的这个计划。伊丽莎白拖着自己的尾巴和麦克风走在前面,嘴里念叨着阿周那因为倾心布伦希尔德以至于在日常的行动中都出现宝具只击中了一个敌人的大失误,没有注意到听到这个消息时迦尔纳的脚步突然停滞了几秒。她自顾自地讲计划从头到尾说了个透彻,蹦跶着回过身,险些和迦尔纳撞个满怀。

“总而言之,”她连忙后退了几步,眼里闪烁着雀跃的光芒,“希望到时候你能和齐格弗里德在一起,确保他不要靠近花园那一块,可以吗?”

迦尔纳难得地有些心不在焉,下意识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却意外地没能够闪过迎面袭来的黎明神腕,肩上被抓出三道深深的血痕。

“没事吧?”伊丽莎白赶忙放出宝具清扫了面前的敌人,紧张地凑过来。

“是我的疏忽。”迦尔纳垂首看了一眼,伤口不深,很快就能恢复,只是他刚才的走神来得莫名其妙,似乎从听到阿周那倾心于布伦希尔德时心底就升起一种怪异的不快感,脑中浮现出上次阿周那一见到他就红了脸跑开的场面,让他摸不着头脑。整场战斗,他都表现得远逊于平日的水准,好几次险些被黎明神腕伤到。伊丽莎白担忧地朝他看了过来。迦尔纳只是无言地摇头,提起那满满一袋火种径直往回走。

——他刚才答应了伊丽莎白什么事,似乎是……得带齐格弗里德去花园?

 

等到计划实行的那一天,斯忒诺和尤瑞艾莉声称有关于少女心事的重要问题想要和布伦希尔德聊一聊,拖着她前往了宁静的花园;另一边,罗宾汉找到正在餐厅里吃着烤秋刀鱼的阿周那,嘴里说着御主有急事找他,不管阿周那觉得这个场面有些似曾相识的既视感,急匆匆带他往花园跑去。

花园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归功于迦勒底强力的室温调控系统,哪怕室外的雪山上正是狂风裹挟暴雪呼啸的季节,花园中翠绿的枝叶间依旧缀着怒放的蔷薇花。布伦希尔德茫然地坐在花径边的长凳上,看着两位戈尔贡的女神嘴角噙着莫测的笑意,嘱咐自己千万、务必、一定要在花园里再多呆一会,然后挽起彼此的手臂转身离开了。

女武神低头将银色的长发仔细梳理了一遍,正在思考要不要就此离开的时候,花园入口的感应门突然打开,阿周那被罗宾汉在背后用力推了一把,踉跄一步,抬头时正好对上了布伦希尔德的视线。

“下午好,阿周那先生。”布伦希尔德微微颔首。

“布伦希尔德小姐。”阿周那回以一句平静的问候,在不大的花园中飞快扫视一圈,“请问,御主有来过吗?”

布伦希尔德垂下眼轻轻摇头:“并没有,这里之前只有我一个人。是有事情要找御主吗?”

“恰恰相反,说是御主想要找我。”阿周那眼中流露出一点困惑的意味。

躲藏在树丛里的几名从者几乎要被两人之间的对话给气得跳出去了,眼看着阿周那和布伦希尔德面面相觑,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而沉默,伊丽莎白痛心疾首地捏着蔷薇花茎,恨不得跳出去把他们俩的头按到一起。大卫发出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从牙缝里挤出几不可闻的嘀咕:“这时候哪怕把情诗拿出来念一遍也好啊。”

布伦希尔德和阿周那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花丛中传出的窸窣声,两人正欲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探究竟,花园的入口再次打开了,伴随着大家都熟悉、却都没有料到会在现在出现的说话声。

“迦尔纳,为什么突然带我来这里?”齐格弗里德一边毫无防备地走了进来,一边回头对着身后的枪兵发问,完全没有注意到花园中原本站着的两人。

“伊丽莎白之前来找我帮忙,拜托我带你来花园。”迦尔纳也跟着步入花园,看到花园中心那两位从者时明显地一怔。

“我不是!……我没有啊!”伊丽莎白惊得从花丛里蹿了出来,忙不迭摆手、摇头,长长的尾巴也在身后大幅度地甩动,“我说的是千万不要靠近花园啊!”

原本安静的花园里突然像炸开锅一样,伊丽莎白忙着向其他人自证清白,齐格弗里德仿佛被花丛里突然出现的同事们吓到一样瞪大了眼,阿周那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突然闯入的两人。

而布伦希尔德只是注视着齐格弗里德,脸上渐渐泛起了红晕。她轻声呢喃,语气恍惚:“齐格弗里德,你的气息……我所爱的人……”她的手中显现出了长度惊人的枪,握紧枪柄朝齐格弗里德冲了过去。

“我不……布伦希尔德你冷静一下!”千钧一发之际,齐格弗里德将长剑在面前一横,架住当头劈下的长枪,金属相击的响声打断了现场闹哄哄的交谈声。来不及再说什么,齐格弗里德折身冲回门后,试图借助迦勒底曲折复杂的走廊甩开背后紧追不舍的布伦希尔德。

被抛下的阿周那默不作声,只是凝视着停留在花园门口的迦尔纳。剩下的从者们都在大家的脸上读出了“糟糕他们是不是又要打起来了”的担忧之情,用眼神交流起阻止告白被搅黄的阿周那拆了迦尔纳和迦勒底的方法。迦尔纳似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阿周那的视线,他疑惑地回望过去,嘴唇动了动,好像想要说什么,又犹豫着停了下来。

“迦尔纳……”阿周那突然动了起来。他几步跨到迦尔纳面前,不由分说地拉住迦尔纳的手腕,将他的右手狠狠地按在自己的心口,双眼亮晶晶的,语气里饱含着无人料到的深情:“迦尔纳,我喜欢你!”

在他背后的所有从者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惊惧交加的抽气声。伊丽莎白用力掐了一把脸颊,疼出了晶莹的泪花:“好痛,不是在梦里。”莫里亚蒂花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知觉,用颤抖的手扶起砸到脚上的棺材。大卫直愣愣地瞪着迦尔纳被迫按在阿周那胸口的手,语气里充满怀疑人生的不知所措:“这……这和说好的剧本不太一样啊。”

“银发,枪兵,善良舍己,完美的容貌……”特斯拉掰着手指重新数了一遍阿周那当时的形容,每说一个大家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居然都对的上,怎么会这样……”罗宾汉的神情仿佛世界在他眼前崩坏了一样,“他们不是一直都不死不休的吗。”

迦尔纳低头看看阿周那的手,又抬起头迎上他真诚的目光,口中不太确定地吐出几个字:“阿周那,我……”

“——阿周那先生在这里吗?”室内花园的门再一次被人推开了,达芬奇往里又冲了几步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撑着自己的手杖,长发因为一路狂奔而凌乱地散在肩头,“对不起,我不知道杰克偷拿了我的爱情魔药!总之请先和迦尔纳先生分开一段时间,我会尽快把解药调制出来的。”

 

经过达芬奇一番解释,众人总算是对发生了什么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杰克和童谣因为愧疚,捧着空了的药剂瓶找到达芬奇。达芬奇对照着自己收藏品厚厚的目录一项项检查过去,才发现这瓶杰克口中“泛着可疑红光的深紫色药剂”实际上是一种神秘古老又强力的爱情魔药。它会让中药的人不可自拔地爱上服药后第一眼看到的人,而药效会随着剂量增强,根据这瓶药剂的分量推测,阿周那可能还要被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情控制一个月的时间,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效的体现会越来越明显,很可能会表现在独占欲和对肢体接触的渴望上。

“为了避免一些尴尬的事情发生,”达芬奇含混地把“尴尬的事情”糊弄过去,“我想可能在爱情魔药被解除之前不要让你们两位见面比较好。”

“我不要。”阿周那一点都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这个要求,脸上不快的表情就像要被抢走玩具的孩子一样。他伸手将迦尔纳揽进怀里,仿佛抱着最珍贵的宝物,紧紧拥抱着他不肯撒手。

大家为难,又带有一点好奇地看向迦尔纳。

“迦尔纳,”阿周那贴近怀里银发的英灵,在他耳边低声,几乎是撒娇般地开口,“我不想和你分开。”

一众从者突然间就觉得迦勒底的室温控制系统可能出现了故障,周身的空气平白无故就带上寒意,裸露的皮肤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迦尔纳轻轻地拍了拍阿周那的手臂,下定决心般看向达芬奇:“就先这样吧,我会注意的。”


TBC



下篇就等少少先把黑道paro生出来再说吧(x

(比心

评论(22)
热度(292)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