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楼诚】一束月季 - 6(上)

前文:1  2  3  4  5

  • “出逃的小阿诚被烟缸捡到养大了”AU

  • 6还没写完,先把之前码好的放出来



王天风这才拍开明楼的手,退开半步,将手枪收回大衣口袋里,没好气道:“先去那个咖啡厅。”他走出几米,发现明楼还在原地,硬邦邦地重复了一遍:“我是组长。”

明楼觉得这会儿自己真的头疼起来,密密麻麻,隐隐约约。他皱着眉,吐出长长一口气,垂下眼快走两步,和王天风一前一后往西岱岛的方向走过去。

 ------------------------------------------

王天风突然间停下脚步,他和咖啡厅之间只剩下一条小街。他扭头面无表情地看了明楼一眼,又回过头,玻璃窗边的卡座里坐了一个年轻男子,面前一只咖啡杯,一本书,聚精会神地读着。

“还真是挺巧的。”王天风冷笑。

明楼不接话,只推门走进咖啡厅。他这时候也不再掩饰自己心情不佳,懒得给走在后面的王天风留门。王天风一不留神,险些被弹回来的推门砸到脸上。

呵,感情。王天风心里不屑。他和明楼认识有几年了,尽管平时不太对盘,但他始终觉得和一个聪明人一起执行任务是件省心省力的事。这次倒好,他还不如带骑云来……不,就是随便一个刚从军校里出来的毛头小子,这会儿都能比明楼省心。

但是当年他和汪曼春情意绵绵的时候也不至于这样烦人啊。王天风又有点纳闷。

明楼从背后唤了阿诚一声,王天风便看见青年人回过头,原本满脸的欣喜在看到自己的一刹那消失殆尽。

他向王天风道了声好,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一边往窗边挪了挪。

明楼却在他的对面坐下了,眉头紧锁,不想说话的样子。王天风正要开口,一个东方面孔的服务生走到桌边,给他和明楼递上菜单,然后恭恭敬敬地侯在一边。王天风的法语只会几句简单的日常对话,他瞥了一眼菜单,上头满满全是法文,看着就烦,又想他也不是来店里用餐的,把餐单合拢往桌上一扔,顺势一抬头,正好对上阿诚的目光。

“又见面了,实在是很巧。”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阿诚听到他这么说,眼中透露出些惊讶的意味。他看看明楼,没得到回应,说话的时候有点犹豫:“我还以为是先生带你来的……我们本来约好了,等你们办完事,他陪我去买些东西。”

难怪看到我的时候那么不高兴,王天风心里豁然,面上依旧带着笑,说道:“事情还没办完,到这边来问点消息……你是这家店的常客?”他状似无意地提起,余光里明楼侧过身子,轻声在同服务生说什么。

阿诚摇头:“算不上常客,有个同学喜欢美食,之前带我们来吃过几回,他们家的甜点做得不错。我想着这里离下午要去的地方近,就约在这里了。”

一番话没有什么疑点,阿诚在他探寻的目光下也没有破绽,王天风于是只应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转而将视线投向店内的其他人身上。

还不是用餐的高峰,除开他们这一桌,其余为数不多的客人都是再明显不过的白种人长相。厨房手脚麻利,很快就有服务生端上来红茶和蛋糕,栗子蛋糕散发出香甜的味道。

明楼见王天风伸手就要取餐盘中的蛋糕,也一伸手,将餐盘往阿诚面前推了过去:“我有说是给你点的吗?”

“火气真大。”王天风满不在乎,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金发女服务生的背影,心里突然灵光一现,目光在店内飞快地扫视一圈,猛地站了起来。他动作中扯到桌布,桌上的茶具跟着一跳,刚刚倒上的红茶溅了出来,在洁白的桌布上晕作一团。

明楼瞪他:“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一开始那个服务生不见了!”王天风低吼。

明楼也立马反应过来,快步走到吧台向店员询问起那个东方面孔服务生的情况,很快便回来,说问到那个服务生姓何,住在十四区,空闲时候偶尔会去索邦附近的旧书店淘书。

明楼顿了顿,主动提出由王天风去那人的住处,自己对索邦熟悉,就去周边的书店碰碰运气。

王天风答应下来,抄下地址,又用眼神示意了身后的阿诚,问道:“你打算把他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先让他回去了。”明楼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担忧。他绕过王天风想要跟阿诚说什么,却被王天风一把握住了胳膊。

“让他跟你一起去。”王天风轻飘飘道,“你要是真为他好,就不要把人完全蒙在鼓里。都这种时候了,有脑子的人早就该看出什么不对劲了。”他又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说:“况且我不希望发生什么有人跑去通风报信的意外。我劝你,盯紧一点,免得再生事端。”

王天风说完这话便松开手,抄起一边的大衣急着要去抓人。明楼和阿诚目送着他推门走了出去,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明楼在原处坐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方才事情发生得突然,一番折腾下来,杯中的红茶只剩些许热度。

阿诚又把栗子蛋糕推了回来。“我出门时候吃过了。”他说。

明楼折腾了一个上午,现在的确是饿了,于是不客气地接过蛋糕,一边问道:“接上头了?”

“接上了。这边不方便说话,我跟他约好……”阿诚看了一眼吧台里的壁钟,“五十分钟后在书店碰头。”

明楼拿餐巾擦擦嘴角,又说道:“王天风在漏斗那边得到了些消息,怀疑你是昨晚上没抓到的那个地下党。”

“我就纳闷他今天怎么这么烦人。”阿诚撇嘴,“你去吧台问消息的时候,他还旁敲侧击地想知道我之前有没有学过画画。”

明楼皱着眉头,像是要把脑中的疼痛也随着一起吐出来一样,很用力地叹了一口气:“他现在一定千方百计想要找到一些证据。这几天你千万要小心。”


TBC

评论(16)
热度(60)
  1. 阿四(其實我行三)青思亦 转载了此文字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