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Hidashi】But Hiro doesn't know(1)

·Tadashi幽灵设定

·虽然全程清水但是弟兄弟兄弟兄(说三遍

·欢迎捉虫欢迎评论

·如果没有坑了的话正文BE,番外小甜饼


-----------------------------------------------

Tadshi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一个漆黑的箱子里。他被迫蜷缩着,像是胎儿在母亲的子宫里一样的姿势。对于一个大学男生来说,这样的姿势实在不太舒适。他试图伸展四肢,右手却在一片漆黑中撞上了一个突起的棱角,Tadashi下意识地抽了口气。

“Ow!”他突然听到一声痛呼,隔着箱子Tadashi也能分辨出这是一个他不能更熟悉的声音。

“Hiro?”

Tadashi还有些迷茫,困住自己的箱子却突然打开。随着充气膨胀的声音,Tadashi慢慢明白过来,这是他存放Baymax的箱子。

但是他是怎么会在这个箱子里的?他分明记得几分钟前自己还在校园的露台上,就Hiro上台展示他的微型机器人时没拉好拉链的事情戏弄自己的弟弟。

他迷迷糊糊地随着Baymax站起身,然后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Hiro。

这里是他们的家——阳光从床头的窗户上照进来,洒落在自己的床上。他的床就如平日里一样,铺得整整齐齐,被子上放了一顶鸭舌帽。

Hiro瞪大了眼盯着他,脸上的神情带着三分的迷茫,三分的难以置信,三分的惊喜,还有一分掩饰不住的悲伤。

“Hiro,你最好能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被关在那里头。”Tadashi伸了一个懒腰,舒展被压迫了好一阵、以至于都快感觉不到的四肢,而后纵身越过自己的床铺,向最有可能是幕后黑手的弟弟走去,一边伸出手一边道,“快把你脸上这个傻愣愣的表情收起来,装傻也没有用。我可是你哥……”

说到一半的话语跟他的动作一起停了下来。

Tadashi注视着自己的手指。它们毫无阻碍地穿过了Hiro的脸颊,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我……”Tadashi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Hiro脸上还是方才那副神情,目光直直地穿过Tadashi的身体,落在房间另一头的白色机器人身上。Tadashi小心翼翼地缩回手指,和Hiro的脸颊比起来,它们看起来似乎苍白又透明,在阳光下仿佛不存在一般没有投下任何阴影。

为什么自己能被关在那么小的箱子里?

为什么几乎感受不到踩在实地上的触感?

为什么Hiro看起来那么难过?

所有被他下意识忽略的问题此刻一股脑地涌进他的大脑里,像是没过了堤坝的汹涌洪水。明明已经失去了实际的形体,Tadashi却分明感受到脑海里刀割般的剧痛。他吃力地捂着额头,弯下腰,颤抖地撑着膝盖,张大嘴试图获取一些根本不需要的氧气,期望这样的尝试能够缓解一下无尽的疼痛——尽管他心里明白这是无用的努力。

“不……呃!”疼痛绵绵不绝,从大脑沿着脊椎一路蔓延到全身。Tadashi跪倒在地毯上,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想要抓住什么,咬住什么,任何可以分散他的痛苦的事物,入手却只有一片空空荡荡,只有虚无。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他才21岁,再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和弟弟一起上学,一起实验,一起把他们的奇思妙想化作不可思议的现实。他还有好多成果没有展示给Hiro看、还没有告诉他实验室顶上那个可以俯瞰校园的秘密据点、还没有带他去尝过全校最好吃的拉面。他明明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

“我……我不想死、我不甘心啊……”

Tadashi吃力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Baymax的背影,还有Hiro一双光着的脚丫子。

那双脚丫子非常不安分地蹬了两下,从Baymax的怀里跳到了地上。Tadashi隐约听到Hiro和Baymax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听不真切,但莫名地就有一种温暖而平静的力量。他缩着身子,背靠Hiro的床脚,闭着眼,感觉到弟弟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时不时穿过自己虚无的身体。

“Hiro……”他伸出手,指尖擦过Hiro的小腿,带回一点炽热的温度。

 

直到那阵突发的疼痛终于缓和到能够忍受的程度,Tadashi才睁开眼。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大概会是满身的冷汗,双腿打颤到根本立不起来。这或许就是他做一个幽灵的好处吧。Tadashi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试着站了起来,除开还有一些头晕之外,他现在感觉就和刚刚醒来时没有差别。

“那样会稳定你的情绪吗?”

Tadashi循声看去,Baymax手里捧着一个孤零零的微型机器人,正歪着头看着书桌前的Hiro。Hiro随意地哼哼两声表示肯定,心思却集中在手上的战斗机器人上,说不定根本就没有注意Baymax说了什么。Baymax得到了允许,便再没有看Hiro,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玻璃皿往楼下走去。

Tadashi冲到楼梯口,伸手想要拦住胖乎乎的机器人:“不,Baymax!你得照顾好……”

毫无意外地,无论是他说的话或是他的动作,没有一项能引起Baymax的注意。机器人穿过它的创造者,径直走了下去。Tadashi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Fine,你去找那个不知道在哪的地方,我来照顾Hiro,没错,在他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的前提下。”

Tadashi迈出脚步,紧接着他就发觉异样——他在往楼下走,在他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动作起来。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他便穿过咖啡店的正门和拥挤的十字路口,飘在了Baymax的身边。

Tadashi回过头,他听到家里传来急促的跑动声,咖啡厅正门上的铃铛随着门的开合而响动,他看到那个穿着红色T恤的少年跌跌撞撞地冲过街角,一边大喊着Baymax一边极力躲避路上的行人。

“嘿,Baymax!停下!这是红灯!……Hiro,注意车子!”Tadashi冲两边大喊道,看着Hiro在车流中左躲右闪,只恨自己不能一手抓着一个把他们拖回到人行道上。

 

我当初就该再给Baymax加一组遵守交通规则的命令,第一条就是不准闯红灯!Tadashi跟着Baymax停在一个破旧的仓库前,神情沮丧,连漂浮的高度都低了十几厘米。

而在Tadashi回过神来的时候,Hiro已经踩着Baymax的脑袋从仓库二楼的窗口钻了进去,微型机器人在玻璃皿里跳动着,目标直指前方陷在阴暗中的某个角落。Hiro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踩在满是锈迹的铁楼梯上。

Tadashi已经趁着Hiro把Baymax拖进仓库的时候去里头转了一圈。变成幽灵后他的五感全都敏锐了许多,即便是这样昏暗的环境也不是什么阻碍,他一眼就发现了里头那个小小的工作间和边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储存罐,每一个罐子都装满了他熟悉的小机器人。他无法想象这里究竟有多少的微型机器人,但毫无疑问的是,那天参加了科技展览会中的某个人正在试图量产Hiro的创造,并且,鉴于那个人选择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废弃工厂里进行这个工作,他一定没在谋划什么好事。

这样一来Hiro冒冒失地闯进这里就危险了。Tadashi扭头看着紧握着一把扫帚慢慢靠近的弟弟。Hiro那天没有拿走他的神经感应器,那东西也多半落在这个幕后黑手手里,如果他现在也在这个工厂里的话……

想到这里,Tadashi奔跑起来,穿梭在各种集装箱、幕布和货堆中,他没有形体,这些东西都不能减慢他的速度。他急于确认这个工厂里没有除了他们几个之外的第四人。

一层没有别人了。Tadashi松了一口气,随即他听到了一声鞋跟踩在钢板上的声音。他循着声音的来源抬头望去,一个戴着歌舞伎面具的黑衣男人正低头盯着Hiro。他无情的眼神让Tadashi感觉如坠冰窖。

“Hiro!Run!”


TBC

评论
热度(23)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