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铁徐】OTP Challenge-3

(时隔了一周的更新,拖延症如我大概已经没药救了

(按照两个人关系发展的时间顺序来写了,跳了几题


8. Shopping

田丹要结婚了。

这天铁林和金哥拉着徐天去路边的排挡喝酒。酒过三巡,徐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小伙子个子高高的,戴副眼镜,看起来书生气十足,也是留学回来的,比田丹大了两岁,是一次去长青药房配药的时候认识的,一见钟情,天天下班之后跑去红宝石买一块黑森林送到药店。

徐天这么补充完,自顾自地吃了一会花生米,抬头道:“今天花生不错,你们不吃吗?”

桌对面的铁林跟金哥早就惊得目瞪口呆,杯子握在手里都忘了放下来。

过了半响,金哥跟铁林对望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徐先生,你也别太难过啊。那是田小姐没眼光……”

“不好这样说的。”徐天放下筷子,一脸认真的样子,“金哥,我说过的,田小姐只是我家的租客。女孩子家名声很重要的,以前你们说说也就算了,现在她都要结婚了,以后千万不好乱讲的,好伐?”

金哥跟铁林交换了一个同情的眼神,点点头,举起酒杯:“我不好,说错话了,我自罚一杯,天哥侬不要生气啊。”

“天哥,那田小姐有没有说……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啊?”铁林问道。

“过完年吧。具体的日子,她说会给大家发请帖。”徐天眨眨眼睛,扭头看了一眼天色,遂起身理了理衣服,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去了。”

“哎!天哥,那我……”铁林一把拉住徐天,话刚出口,却突然紧紧闭上了嘴——金哥还坐在边上,虽然看起来醉眼朦胧的,可确实是在看着自己。

“你怎么?”徐天低头看着铁林,心想他果然也是喝的有点多,手上没轻没重的,差点拉得他一踉跄。

“我……”铁林支支吾吾的,“我……田小姐的婚礼是不是得穿正装啊?天哥你晓得哪里可以做西装伐?”

完了,这个说法太差劲了,肯定要被天哥看出来。铁林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早晓得要管不住嘴就不喝这么多了。

徐天盯着铁林不做声,铁林被他看得越发心慌,面上却仗着酒劲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学着徐天平时的样子冲他眨了眨眼。

“铁林啊,这种问题你问我就好了嘛。”金哥伸手拍了拍铁林的肩膀,“我同你讲,元宝街西装店,老灵的。去了,肯定满意。哎,徐先生不如也去做一身吧。”

“元宝街……行,我知道了。天哥,改天……改天你同我一道去吧。”

 

徐天原本对于西服着实提不起兴趣,却扛不住铁林从早到晚骑着辆自行车围追堵截,只好同他约了一个休息日一同上街。临出门前,徐妈拉住徐天,小声嘱咐道:“你见识多,帮铁林看着点,别让他给人敲竹杠,款式啊布料啊,你都帮忙留个心眼噢。”

“姆妈,”徐天叹了一口气,“我才是你儿子好伐?再说了,铁林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点眼力总是有的呀。”

“哦哟,好心提醒你一下都要不高兴啊。”徐妈推推徐天,“好了好了,别让铁林久等了,路上小心啊。”

“晓得啦。”徐天走出同福里,一路上感受到了老马陆宝荣一群人带着同情的眼神,摇摇头只当是没看到。铁林早就等在了街口,撑在自行车的车头上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这会看到徐天出来了,立马精神抖擞地拍拍后座:“天哥,坐吧。”

“怎么只一辆车呀?”徐天有点为难地看着他。

“大白天的,捕房的兄弟还要巡街的呀,我就一个人自然不好骑两辆车的咯。”铁林搭住徐天的双肩,突然发力把人按在了后座上,“天哥你坐稳了,我看看……你就抓着我腰带吧。”

徐天犹豫了一下,小心地伸出一根手指勾在铁林的皮带上。

真是丢人。他忍不住就抬手捂住了脸。

好在一路上没碰到熟人,徐天也就懒得去关心为什么铁林骑得那么慢,到了店门口便急急地跳下车。铁林停好车一回头,只见徐天站得离自己远远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哥,想什么呢,走啦。”铁林顺理成章地拉过人的手,走进店里去。

 

元宝街服装店的老师傅虽然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可手艺是真的没话说。他们正好碰到一位客人来取衣服,这么同他们夸奖道,老裁缝在一旁笑呵呵的翻开本子,说我记性不好两位先生麻烦登记一下吧。老裁缝登记好了姓名便领了徐天和铁林进了里间,翻出一卷皮尺,回过身问道:“两位先生,哪位先来量尺寸呀?”

“天哥先吧。”铁林在徐天背上推了一把,“我……看看布料。”

“好好,先生来这里。”老裁缝展开皮尺,沿着徐天的领口绕了一圈,“先生,领口这样如何,紧不紧?”

“有点勒,不需要这么紧伐。”徐天有点不自在地偏过头。

“紧一点才显得精神呀。不过,先生您喜欢松一点的,我们就给做得松一点。”老板低头记了一个尺寸,抬头左瞧瞧右看看,道,“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外衣给脱了呀?”

徐天倒退了一步,紧紧抓住领口:“为什么呀?”

“先生你外衣太厚了,尺寸量出来不准,那我们做出来的西装就不合身呀。”老师傅很诚恳地解释说。

徐天只好低下头,一颗一颗解开外衣上的盘扣。铁林适时地伸出手,接过了他脱下的外衣。

老师傅便示意徐天抬起双臂,把臂长、胸围、腰围、肩宽等一一量好记下,一边频频点头:“先生身材好,这西装上身,一定合适。”

铁林坐在一边,有模有样地端着一盏茶,视线频频从茶杯后头瞥向徐天。徐天外衣里头穿着一件干干净净的白衬衫,手臂举起之后露出了一截手腕,平时藏在衣袖里见不得光,比起手背要白皙一些。

好看,真是好看。

铁林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老裁缝蹲在徐天面前,抬头问道:“先生平时在里边,你喜欢放左边还是放右边哪?”

徐天一愣,不明就里地问道:“我在哪里边啊?”

“要是先生喜欢放在右边,那右边的裤线就往左挪一点……”

“噗!”老裁缝还没说完,铁林便明白过来,没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师傅你们继续,咳……”

被铁林这么一打岔,徐天更加不好意思,掩着脸,半天憋出一句:“这……非得知道吗?”

“先生,我们店就是这么讲究的,不然这口碑哪里来的呀。”

徐天转过头,冲铁林使了个眼色叫他出去。铁林大大咧咧地往后一靠,只当没看懂,眼也不眨地盯着徐天看了回去。两个人互相瞪了半天,徐天长叹一口气,闭上眼,红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左边……”

说的声音太轻,老裁缝年纪大了耳朵不好,问道:“先生你说哪边?右边?”

“……左边。”

这下好了,从耳朵到脖子全红了。

铁林看着徐天,心里头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Shopping 完


三句话番外

徐妈:你见识多,帮铁林看着点,别让他给人敲竹杠,款式啊布料啊,你都帮忙留个心眼噢。

徐天:姆妈,我才是你儿子好伐?

徐妈:可他是我女婿呀

(姆妈,这是后面的剧本呀!


评论(5)
热度(29)
  1. 铁徐伍史青思亦 转载了此文字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