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铁徐】OTP Challenge-2

(有原剧情改动,时间线什么的都是浮云。就是料总给三井和七爷拉生意那晚。如果按原剧情来看,天哥这晚真是忙得脚不沾地,先是陪田丹去澡堂,回来还没进门呢就被影佐拉去到虹口区一日游,再加上这里又跑去给铁林做知心哥哥……做人没意思哦

(以及这是一个有点浑水摸鱼的拥抱


2. Cuddling somewhere 在某处拥抱

仙乐斯是个风花雪月的地方。

舞女们穿着方及腿根,缀着亮片的裙子,脚下蹬着银色的高跟鞋,簇拥着中间风姿绰约的柳如丝翩翩起舞。边上的乐队统一穿着黑色的西装,皮鞋擦得锃亮,一本正经的样子,眼神却时不时地往舞女旋转时扬起的裙摆下瞟去。

铁林并不太喜欢这样的地方。若要喝酒,街边的小饭店倒是比这里自在得多;若要讲事情……铁林瞥了一眼坐在所谓“专座”上的料啸林,人多耳杂,亏他也不怕被人听去了。总之在铁林看来,这里大概也就适合跳跳舞,没什么意思。

“铁林,你看那个女人,漂亮伐?”金哥指着角落里坐在七爷身边的柳如丝,问道。

铁林顺着金哥的手望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还不错。”

“叫柳如丝,人美,名字也美吧。我今天就是专门来捧柳小姐的场的。”

铁林却被舞台那边的动静给吸引过去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正拉着舞女中的一个动手动脚,那姑娘比男人矮了一头,挣脱不开,眼看着就快哭出来了。

铁林哪里还坐的下去,大步过去一把按住那男人的手:“喂,你乱来什么?真当这里是舞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男人好事被人搅黄,抬眼一看来人只是个毛头小子,嘴里就叽里咕噜地骂开了。

铁林认真地听了两句,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我说呢,原来是日本人啊。我告诉你——”他抬手戳在那人胸口,“这里不是你们日本租界,给我说中文。讲不来的话,就跟我回捕房,我给你找个翻译。”

日本人拍开铁林的手,一脸被冒犯了的神情,回头冲着不知哪里喊了两声。铁林把那个小舞女护在身后,双手插在兜里,看着料啸林几人穿过舞池就往这边来。

“小铁啊,你又干什么了?”老铁拄着拐杖,抢先问道。

“哦,没什么啊。这家伙要欺负这姑娘,被我给拦下了。他一嘴日本话,我听不懂,就建议他跟我回捕房我替他找个翻译,方便沟通。”铁林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

日本人低头跟料啸林身边那人嘀咕了两句,那人又跟料啸林说了什么。料啸林听完,居然先冲那日本人说了一声“对不起”,转头示意铁林,低声道:“快给三井先生和他弟弟道歉!”

“什么?要我道歉?”铁林瞪大了眼睛,“他们日本人欺负人家小姑娘,你现在要我给他们道歉?开什么玩笑!”

“家弟给了钱,那个女人是自愿的。”那个三井一副倨傲的样子开口道。

“自愿?小姑娘都哭成这样了,你跟我说她自愿的?侬当我刚度哦!”铁林回头看着那个舞女,“你跟他们说说,怎么回事?”

那个舞女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被这么多人盯着,害怕地往铁林身上靠了过去,紧紧地抓着铁林的衣袖,怯生生地说:“我跳完舞,想下来喝点水,结果……结果那个人就拉着我不放……还要对我动手动脚的。”说着说着眼泪又要掉下来。

铁林问边上的人要了块手绢递给小姑娘,回头挑眉看着三井:“听到了?分明是你弟弟想要非礼这位姑娘!劳驾,令弟跟我去捕房走一趟吧?”

三井兄弟俩也不动作,抱臂看着一边的料啸林。

料啸林有些尴尬,只好摆出一张笑脸,冲三井兄弟道:“小孩子胡闹,不要介意。”

三井点点头,压低声音对料啸林说了什么,转身便往座位走去。他的弟弟冲铁林嘿嘿一笑,伸手一把拉过那个舞女,拖着人便往外走。

“你干什么!”铁林喊着就要冲上去,却被料啸林拦住。料啸林看着日本人硬拉着那个舞女走出仙乐斯的大门,才回头慢悠悠道:“铁林啊,这年头做事的道理,我以为老铁有教过你的哦。”他顿了顿,“你跟我一起过去,给三井先生赔个不是,这样么大家以后还是好做朋友的。老铁你说是伐?”他侧头,意味深长地看了老铁一眼。

“一个日本人!我跟他做个屁朋友!”铁林把手一甩,气冲冲地向门口走去。

老铁一顿拐杖,正要打算追上去。金哥却见缝插针地挤了过来,笑嘻嘻地一拱手,说:“料总好,铁叔好。我呢,姓金,是铁林的好朋友,幸会,幸会啊。”

料啸林也不理他,背着手便往座位那边走去。老铁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绕开他,一瘸一拐地追着铁林往门外走。金哥远远地望了一眼料啸林那边的气氛,伸手拍拍吧台边上专注地吃着东西的金刚:“你去同福里,找一下天哥,就同他讲铁林出事了,把他叫过来。”

“叫到仙乐斯来干嘛呀,铁公子人都跑了。”金刚掰着开心果,一颗一颗吃个不停。

“谁让你叫他来仙乐斯啦!要你带他去我们喝酒的地方。我呢,现在去找铁公子,带他去喝酒,消消气。你赶紧去同福里找徐天,快点!还吃!”金哥猛地一拍金刚的背,金刚一个摇晃,手里的开心果全洒在了地上,只好吐着个脸,被金哥拉着出去了。

“哥!那个开心果是免费的呀!你让我拿点再走好不好啦!”

 

那头金哥拉着铁林去喝酒,这头徐天刚刚走回到同福里,远远瞧着自家房子里两扇透着灯光的窗户,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松完,背后突然又想起了一个声音:“徐先生!”

徐天的心猛地提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却看到金刚双手撑在膝盖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同自己打了个招呼。

“徐先生,我哥让我同你讲,铁林出事了,叫你去帮帮忙。”金刚喘了半天,总算把气给喘顺了,直起身说道。

“我……”徐天有些犹豫,回头看着里弄尽头的房子。他刚刚从影佐手上逃过一劫,现在特别累,只想回到家里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徐先生,真的很要紧的!铁林刚刚跟日本人吵了一架。”

又是日本人……

徐天叹气,伸手揉了揉脸,道:“好吧,你带我去吧。”

 

金刚带着徐天找到金哥跟铁林的时候,铁林已经喝了不知道几壶酒了。徐天掩着鼻子,推推醉得快倒在桌子上的金哥,问道:“怎么回事?”

“天哥!你可算来了……”金哥摇摇晃晃地起身,险些一头栽倒在徐天身上,“铁林他……跟日本人吵了一架,你……你帮忙劝劝他哦,我已经……不行了,我先走了……”他摘下帽子冲徐天挥了挥,大概是在说再见的意思。金刚扶着他,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消失在路的拐角。

早知道就不来了……

徐天看着自顾自倒酒的铁林,还是坐了下来,从铁林手里拿走了酒壶:“发生什么事了?”

铁林端着半杯酒一饮而尽,带着醉意看着徐天,盯了良久,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顿:“我今天跟老铁去仙乐斯了,老料请他喝酒。在那边碰到一个日本人,要欺负一个小姑娘,我看不下去,就拦了他。结果,老料居然要我跟那个日本人道歉!还眼睁睁看着那小姑娘被日本人抢去!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之前我抓杀人放火的日本人,结果他们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带出去,恭恭敬敬送上车跑了!现在那家伙,大庭广众之下非礼人小姑娘,我他妈连铐子都拿不出来,还得看着人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去!你知道老料怎么说吗?他叫我给那日本人赔不是!还说以后好继续做朋友!做他娘的朋友!”说着一拳砸在桌上。

徐天安抚地拍拍铁林的手,扭头招呼了刚被吓到的老板过来,结了账,扶起铁林:“我送你回去,太晚了,铁叔会担心的。”

“天哥!”铁林不安分地挣扎起来,往徐天面前凑过去,“你说我做的难道不对吗?”

“先走,我路上慢慢跟你说。”扑面而来一股酒气,徐天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一步,“你离我远点,熏得我头晕。”

铁林撇撇嘴,往边上挪了一点,小心地挂在徐天身上:“你说吧,我听着。”

“枪打出头鸟你是晓得的。日本人也是不好惹的呀,出了租界,现在上海就是他们的地盘。”徐天扶着铁林走在街边,心里想到的却是影佐的刁难,慢慢地说,“我晓得你不怕他们来报复你,但是要是他们拿铁叔来威胁你呢?”

铁林抿着嘴,眉头皱了起来:“那你说我要怎么办?我晓得,老料他跟日本人就是一伙的,我抓人他放人。那难道我就真的不管了?可我是巡捕,他们杀人放火我怎么能视而不见!”

徐天叹了一口气,想到田鲁宁夫妇他心里就是一阵愧疚。“要管,但不是事事都要管。”他偏过头,身边年轻的小巡捕心里憋着一团火气,侧脸就像是刀削过一样坚毅,眼睛里透着锐利的光。

这么年轻,这么耿直,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饭店离铁家不远,前两天才去过一次,这次也是熟门熟路就找到了。徐天在门口停下,转身帮铁林把歪了的帽子戴好,说:“铁叔有句话说的对的,世道变了。你想做的事是没错,只是有的时候你也不要这样一头撞上去……!”

铁林猛地一歪身子,整个人压在徐天身上。徐天措手不及,倒退一步才稳住身形。

“天哥……”铁林环住徐天,靠在他肩上,声音含糊不清,“你说的,我懂。但是我就是认死理。那样子的事情就发生在我眼前,我如果不管……我还做什么巡捕。”

灼热的呼吸就喷在自己的耳边,徐天有些不舒服地侧头,认真地看着铁林:“你是一个好巡捕的。”

铁林闻言抬起头,四目相对,铁林心想自己跟天哥靠得可真近,都能看到他眼睛里的自己了。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道:“天哥,我想……保护你们,我家老铁,金哥,大头、麻杆他们……还有你。”

徐天一愣。他和铁林之间的距离真是太近了,近到他可以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清楚地看到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就像是当年在日本留学时候,同班的那个男生看见来探望自己的未婚妻时的神情。

“天哥,我……”铁林眨眨眼,凑近了些,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徐天慌忙把人抱在怀里,让铁林枕在他肩上:“我晓得的……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徐天听到自己的胸膛里,那颗心脏正在猛烈的跳动。

怦怦、怦怦。


Cuddling somewhere 完




一句话番外

-在门缝里偷看了全程的老铁表示,这个儿媳能识进退,可以有。


(po主的碎碎念:真的是作死才会想要写这种知心哥哥剧情,开导铁林这边纠结了我好久,累爱。

p.s 我也好想在文里骂老料老乌龟啊

p.p.s 三十题接下来有几题比较不符合剧情,我打算做番外放到最后写。还有几题如果按顺序写可能进展有点快了,比如第5题的kiss,你们是想看我按题目顺序写还是按时间顺序写呢……

评论(14)
热度(26)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