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铁徐】OTP Challenge - 1

(这边是设定铁徐两个人从懵懵懂懂地双向暗恋到在一起,田丹还在同福里租房子,不过跟天哥是普通朋友,柳爷大概也会有出场,把铁林当弟弟看。徐妈不知道儿子心思,有点想撮合天哥和丹丹

(虽然说是30天30题,不过按我的拖延症手速,大概三四天一更吧我尽力……


1.Holding hands 牵手

铁林遇着一件头疼的案子。

一群小孩在草丛里玩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具裸尸。不巧近日连下了好几天大雨,铁林带着大头他们赶到的时候,尸体周围都是小孩踩得乱七八糟的脚印。尸体上的血迹也被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仿佛老天爷都在帮那个罪犯一般,什么证据都没留下。

铁林冥思苦想了一整天,最后骑上脚踏车便往同福里去了。

 

徐家今天吃鱼,鱼头取了熬成汤,剩下的鱼身红烧。

徐妈正在跟田丹讲徐天小时候的事,说到他七岁时候吃鱼,被鱼刺卡住了喉咙,扯着徐妈的衣服角哭个不停。

“田小姐你是没看到哦,天儿那时候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还别说,平时看上去跟个小大人似的,这一哭起来哟,不得了了,整个弄堂的人都要听见的。”

田丹看向徐天,带着笑说:“你真的哭得这么厉害呀?”

“那个时候还小么……”徐天原本自顾自喝着汤,被田丹这么一看,倒有些不好意思,推推徐妈的胳臂,道,“姆妈,这种事情么就不要讲了呀。”

“你看看你看看,他倒还要生气的喏。”徐妈端起碗,作势要往厨房里去,“好,姆妈不讲,你自己跟田小姐两个人单独讲,好伐?”

徐天还没来得及回嘴,外头突然有人敲门。正想起身去开门,徐妈却按住他的肩膀:“你跟田小姐讲事情,我去开门。”一边说着一边就过去把门拉开。

门外站着铁林,双手插在皮衣口袋里,冷得直跺脚,听到门开一回头,笑着道:“姆妈,我有点事找天哥……”

“唉哟,铁林啊,怎么突然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瞧把你冻的。还没吃饭吧?天儿啊,给铁林拿副碗筷去。”不等铁林把话说完,徐妈便把人给拉进屋里,扯着胳膊一路拉到桌边让人坐下。

“你们今朝吃鱼啊,天哥烧的是伐?好香的嘞,门一开就闻到了。”铁林从徐天手里接过碗,在外头寒风里吹了一路,这时喝上一碗鲜香温热的鱼汤,简直舒服得不得了。

田丹把自己的碗筷一收,也往厨房去了:“你们聊,我去帮徐妈妈洗碗。”

徐天看着田丹的背影进了厨房,回头看向铁林:“你是不是又要我帮你查案子?”

“天哥懂我啊。”

“不去。”

“为什么呀?”铁林瞪大了眼,“天哥,你听我说,我说完你再决定好伐啦?反正听一听又不会少一块肉的咯!”

徐天长叹一口气,只好坐下听铁林把案子前前后后详细地讲了一番。

“天哥,你看,我是真的没办法啦,你就去看一眼呗。”

“好好好,就去看一眼。”徐天也觉得没办法了。明明上次看完案子就在心里跟自己说了几十遍不能再去了,今天铁林跑来这么一讲,然后盯着自己一看,便又按捺不住有些跃跃欲试。

看来铁林说的对,自己对这些是真的有瘾。

“好嘞。那我们走呗?”铁林一听徐天答应了,也没心情吃饭了,直接把碗一放,拉着徐天便要出门,“姆妈,我有点事找天哥帮忙,同他出去一趟啊!”

“大晚上还出去啊?”徐妈撩开厨房的布帘一看,急急忙忙跑出来,“你们小年轻怎么这么心急的啦,等一等呀!我给天儿拿件大衣,外头风好大的。”

 

铁林载着徐天一路骑到总捕房,徐天只看了两眼尸体,便说要去看看现场。于是铁林拿上电筒,又载着徐天骑了出去。

冬天天黑得早,他们到那现场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铁林拧亮电筒,领着徐天往草丛里走去,一边提醒他小心脚下的泥水潭。

“就是这里了。”铁林停下脚步,电筒的光圈指向前头一片空地。杂草被尸体压过,东倒西歪地俯下一片,四周是乱糟糟的脚印,明显小一些的是发现尸体的孩子留下的。

徐天在空地的边缘停下,蹲下身细细地查看泥地上留下的痕迹,铁林在一旁安静地给他打电筒照明,北风这片楼房之间的空地上大声地肆虐。在铁林觉得耳朵被风刮得隐隐有些疼的时候徐天站了起来,轻轻地拍拍长衫下摆,一边说:“好了,走吧。”

“天哥,你都看出些什么了?”铁林走了两步,眼角的余光却瞥到后方的草丛一阵猛烈的晃动。来不及多想,铁林下意识地一把抓住徐天的手把人拉到自己背后,手电指向那丛杂草,大声道:“谁在那边!出来!”

一时间一片寂静。

“铁林,刚才好像是只野猫。”僵持了一会,徐天忍不住提醒道。

“啊?是、是吗……我还以为有人躲着……”听徐天这么说,铁林不好意思地关了手电,拉着徐天就要往马路上走,“那走吧,路上你给我讲讲案子。”

徐天却没有动。铁林回过头不解地看着他,徐天眨了眨眼,低头看着铁林紧紧攥着自己的左手,像是有点为难地开口:“好放开了呀。”

铁林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连忙松开手转过身便大步往前走:“天哥我、我忘了,不对,我没注意!天哥你别生气!”

徐天跟在他后头,看着路灯下铁林泛红的耳朵尖,低头不出声地笑了起来。

 

把徐天送回同福里,铁林心不在焉地骑回自己家,也没有和老铁打招呼,径直回了房间往床上一躺,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左手。

他已经有些记不清回来路上徐天怎么同他分析案情的,脑子里来来回回的只有徐天那句“好放开了呀”,语调就像平时一样轻轻柔柔的,脸上的神情好像是为难的,但似乎又带着一点笑意。

徐天的手指修长,中指的指节上有常年握笔留下的老茧。他大约是一直把手笼在衣袖里的,明明在外头呆了那么久,手心里偏还带着点暖意。那暖意也传到了铁林的手上,留在他的手心里,一点一点渗进了他的心里。


Holding hands 完



(P.S 我不记得田丹是不是把徐妈叫做徐妈妈的,大概还会有点bug;以及第一次写铁徐,不太吃得准气场,欢迎大家来提意见_(:з」∠)_

(P.P.S 好想喝鱼头汤……

评论(10)
热度(40)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