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
不拆不逆。
盾冬。
DW。

【毛毛雨】破镜1-4

突然发现36挂了留个备份


莫雨的视线被鲜血模糊了,恍惚间他又想起了当年还是两个小孩的自己和毛毛,同样是这座山,毛毛头也不回地一跃而下;他又想起了几年之前,依旧是这个地点,着一身蓝色披风的穆玄英跟在谢渊身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他仿佛看到了毛毛摔下山崖后留下的那只鞋子,安好地放在一片血泊之中。

 

#壹

王遗风有三个徒弟,最广为人知的便是那十恶之一的“小疯子”莫雨。

恶人谷里的人也早已说不清莫雨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记得那个跟在谷主身后,乍一眼看上去沉默寡言的小子那日毫无预兆地便在自在厅里大开杀戒,鲜血染红了墙染红了他的双眼,也染红了王遗风的一袭白衣。

王遗风当时还在雪魔堂跟陶寒亭议事,听得自在厅那儿传来一阵惨叫声,心念不好,赶忙赶了过去。待到他赶到时,自在厅里已经一片狼藉,一地的断肢残骸,门口的一人还未死去,颈部喷着鲜血,被折断的手颤抖地伸向他,眼中满是惊恐的神情。

王遗风往厅内看去,莫雨浑身浴血,一手扶着额正大口地喘气,撑在膝上的右手还在微微打着颤。王遗风稍稍松了口气,径直往里走去:“莫雨。”

被叫了名字的那人猛地一震,突然间翻手成爪,直往王遗风的双眼抓去。王遗风轻笑一声,不躲不闪,手中的雪凤冰王笛在莫雨的手腕上轻轻一压,另一只手敏捷地扣住莫雨的后颈,用了两分内力一捏,莫雨便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谷主……”陶寒亭不知什么时候也赶来了,看着厅内的惨象皱了皱眉头,“这是……”

“怕是莫雨被谁给激了,一时疯病发作。让人将这里清理一下吧。”王遗风打横抱起莫雨便要回去自己屋子。

“谷主你的伤是……”

王遗风低头看了眼右肩上的抓伤,鲜血在白色的布料上分外刺目。“无妨,”他道,“只是些皮肉伤,不碍事。”

 

那日莫雨直到深夜才醒过来,撑着坐了起来,看着窗口王遗风的背影:“王……师父。”

“醒了?”王遗风回过身,走到榻边坐下,轻轻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饿了么?我让人给你热点米粥。”

“好……”莫雨低低地应了一声,忽的抬头看着王遗风,“我之前……是不是又……”

“是。”

莫雨眼中透露出些迷茫的神色,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了身上的被褥:“那……”

王遗风摇摇头:“不必放在心上,你是我王遗风的徒弟,今后,谷里再不会有人敢不要命来找你麻烦。”

 

#贰

要说莫雨最听谁的话,十之有九会答是王遗风,剩下那个摇摇头说小疯子哪会听别人的话。

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莫雨虽身在恶人谷,心里头却时不时地想起一个在浩气盟的人。

“毛——穆玄英。”莫雨看到来人的瞬间差点脱口而出那个幼时喊了无数次的名字。

“莫大侠。”比起莫雨语调中的别扭,穆玄英这声说的真是顺口又自然。他骑着一匹照夜白,浅蓝色的披风在昆仑山间的大风中猎猎作响,“真是巧啊。”他一笑,笑得真叫一个人畜无害。

莫雨冷哼一声:“确实很巧,穆少侠这是觉着营地里太无趣,打算去小苍林——”他环视一圈,右手握紧了短刀的刀柄,“——打猎?”

“莫大侠真是深知我心,”穆玄英眨眨眼,目光落在莫雨身后那人身上,心下一惊:赵新宇这厮,不是应该在南屏山么?如今出现在昆仑……莫非……

“少谷主,咱们跟这群家伙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不好好呆在自己的营地跑到这儿来,要说心里没存了偷袭的念头,呸,谁信啊。”赵新宇一把抽出自己的大刀,身后的几个手下一看这是要打架的架势,也纷纷亮出兵器。

“我们可真的没……”穆玄英话说一半,忽的听见头顶上有令人心悸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抬头,便看见一团黑影冲着自己砸下来,堪堪擦过脸颊,砰地一声碎在地上。

这是……雪……?

“糟了!雪崩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两边人马不约而同齐刷刷地调转马头,快马加鞭地想要冲出这片险区。莫雨跑了两步,想起什么似的回头一看,穆玄英竟还在原地,傻愣愣地抬头看着那铺天盖地砸下来的积雪。

想也不想,莫雨策马冲了回去,一把抱住还在发呆的穆玄英,就地顺势一滚勉强在边缘上稳住身形。怎料穆玄英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整个人往外一歪。

“毛毛!”莫雨一声惊呼,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抓住穆玄英的手,两个人一齐朝山崖下摔了下去。

 

#叁

“呼啊!”穆玄英猛地从雪堆中挣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雪块,左右张望了一下,跪在地上挖开面前的雪堆,把底下那昏过去的家伙拉了出来。

“唔……”穆玄英盘腿坐下,认真地打量着莫雨的脸,喃喃自语道,“小雨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哎也真是的,跑到昆仑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怎么就不知道多穿一点呢……”说着他伸手,想要拂掉莫雨睫毛上的碎雪渣,突然间面前银光一闪,莫雨手中的短刀直直朝着自己划来。

“小雨哥哥!”穆玄英赶忙握住他的手,一边大喊着,“是我啊!穆玄英!”

刀刃在他胸口停下,莫雨缓缓睁开眼:“……穆少侠。”他随即摇了摇头,推开穆玄英的手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小苍林的方向走去:“时候不早了,穆少侠还是早点回去吧。”

“这……小雨哥哥你这是怎么了?”穆玄英跑了两步抓住他的胳膊,“你的脚怎么了!”

“无碍,穆少盟主不必挂心。”莫雨冷冷地挥开他的手。

“你!”穆玄英绕到他面前,伸手拦住莫雨,“莫雨你是干什么!”

莫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我怎样,与穆少盟主有何干系?让开。”

 “小雨哥哥你可是在怪罪我之前称你为莫大侠么?我……我只是当着两边这么多人……”穆玄英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懂。”莫雨点点头,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去,“你以后是浩气盟的盟主,自然不便与我这大恶人有深交。”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玄英急了,“小雨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无论我们的身份如何变化,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莫雨停下脚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的。”

穆玄英见他放软了口气,也安下心来,道:“小雨哥哥你既然知道,刚刚干嘛这么急着走啊。”

“我担心你,行么?”莫雨一挑眉,“估摸着再有一会儿赵新宇他们就该出来找人了。要是被他们撞上,你说你这个浩气盟少盟主不就是一块送到嘴边的肉?”

穆玄英“嘿嘿”一笑:“原来小雨哥哥是在担心我啊。可是我们好久不曾见面,浩气盟跟恶人谷又是隔了万里,我难得说服师父让我来一次昆仑,不就是想来见见小雨哥哥嘛。”

“油嘴滑舌。谢渊怎么把你教成这副样子的?”莫雨一边说着一边就地坐下,脱下左脚的靴子。

“这都是实话啊。上次在南诏一别之后,师父又许久不准我出南屏山,说什么怕我又惹了一身的重伤。扳指想想,我们也有一年多不曾见过面了吧。”穆玄英也蹲下,细细察看莫雨的腿伤,“你这是撞的?”

“估摸着是摔下来的时候在哪撞的,不碍事。”莫雨接着穆玄英之前的话说了下去,“你当初在血眼龙王面前的确是莽撞,吓了我一跳。”

“哎?”穆玄英愣了愣,“我……我当时太激动了,哪有想到那么多。总之以后不会这样了,小雨哥哥你放心吧。”

“搭把手。”莫雨扶着穆玄英的胳膊站起来,觉得左腿疼得有点麻木了,“你现在这么说,到时候还是会冲动得跟以前一样。”他拍拍穆玄英的肩,“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免得等会真的遇上我们恶人谷的人马。”

穆玄英侧过头看着莫雨一步一步地往西走去,突然回身猛地抱住了莫雨:“小雨哥哥,其实我这次来昆仑……”

“怎么了?”莫雨有些疑惑的回过头,尾音却被堵在口中。穆玄英抱着他,闭着双眼,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如蜻蜓点水般短暂的一个亲吻。

“小雨哥哥,我……”穆玄英看起来难得地紧张了,“我是想来告诉你,我喜欢你。”

莫雨一愣。

“没、没什么的话我先回去了!”穆玄英急急忙忙松开手,转身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

“等等!”莫雨伸手拉住他,上前一步,一手揽着穆玄英,双唇贴了上去。柔软的嘴唇紧密地贴在一起,舌尖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对方,随即纠缠在一起。穆玄英紧紧地抱着莫雨,贪婪地舔过莫雨口中的每一寸。直到莫雨觉得呼吸有些不畅,狠狠地抓了一下他的手臂,穆玄英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

“这是答应了吗?”穆玄英直直地望着莫雨。

“答应了。”莫雨笑了起来,“我也喜欢你,傻毛毛。”

 

#肆

“谁也不能把我们的情谊斩断!莫雨哥哥永远是毛毛的哥哥!”

同样的地点,莫雨不由得又想起了当初穆玄英说得铿锵有力的那句话。眼睛又像针刺一样地疼了起来,莫雨不由抬手按着双眼,嘴角的笑越发苦涩。

是的,二十多年来谁都不能斩断的情谊,如今是被你自己亲手斩断了。

他抬起头,视线里模模糊糊地映出对面浩气盟的人的身影,为首的两人,一人着一袭白衣,一人披着蓝色的披风,手中持一把大剑。

“莫雨,”可人冷冷道,“你中了毒,不能视物,本就落了下风,何必再做困兽之斗。”

莫雨不说话,只是盯着边上穆玄英的身影。他的眼睛疼得厉害,黑色的斑块固执地停留在视线中,就连穆玄英的身影都糊成了一团刺眼的蓝色。

那团蓝色的身影突然动了一下,举起了手中的剑,猛地朝他冲过来。剑刃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白光,莫雨退后一步,下意识地抬起手。锋锐的剑擦过他的指尖,自上而下在胸口划过,鲜血四溅。

“唔!”莫雨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肩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他感觉鲜血不停地从伤口流出,从指缝中渗出来,顺着手臂往下流去,慢慢带着他的意识也有些模糊。

“少盟主!”可人突然唤了一声,“盟主嘱咐过的,尽量留活口。”

穆玄英仿佛是犹豫了一下,没有再接第二招,只是将剑架在莫雨颈上,剑锋沉稳如山。

“莫雨,你还不束手就擒吗?”可人的细剑也出鞘了,“今日我与天狼同在这里,你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天狼……哈哈哈,好一个天狼。”莫雨猛地抓住颈侧的剑刃,上前一把揪住穆玄英的衣领,“穆玄英,你还记得你在这里说过的话吗!如今,你可还当我是兄弟?”他只觉得左手抓的时候用力太猛,以至于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精铁的刃与掌骨摩擦的疼痛。

穆玄英依旧沉默着,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突然扣住莫雨的手腕,五指发力,便听得一声脆响,莫雨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捧着被捏断的手腕,死死地咬紧牙关才没发出那一声痛呼。

“……好,好,好。”莫雨的声音都因为疼痛而有些变调,“看来穆少盟主……是铁了心要跟我划清界线。”他仿佛自嘲般的冷笑一声,慢慢直起身,退到悬崖边缘:“那我便如了你的意……当年穆少盟主在这里救了我一命,我今日就把命还给你,从此我们两不相欠,恩、断、义、绝。”他闭上眼,整个人向后一仰,在穆玄英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评论(1)
热度(50)
  1. 燕承青思亦 转载了此文字

© 青思亦 | Powered by LOFTER